????秋娘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算不上是了解吧,但是我知道个大概。夜枭总部相关的布局图是我参照了后世诸多的解禁文件和,将其中的所有安保措施糅合在一起创造出来的。所以说各地夜枭虽然也有因地制宜,临机应变的权限,但是大体上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说如果唐王殿下您想在夜枭总部之中的找什么地方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都是熟门熟路的。”

????李文渊听到了秋娘的话之后,还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追问秋娘说道:“那么如果说,我想要秋娘你带路,带着我们潜入到夜枭总部之中能做到吗?”

????秋娘思索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对李文渊说道:“如果唐王殿下今夜的要潜入夜枭总部的话,那么我恐怕没法起到带路的作用了,但是如果唐王殿下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带着我的几个手下人去摸索排查一番的话,那么明天就一定能够做到万无一失的潜入进夜枭总部而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的。”

????听了秋娘的话之后,李文渊这才稍微的冷静了一些。李文渊发现自己现在只要涉及到夜枭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夜枭负面的相关消息,这些总能让李文渊无论如何也压不住自己心中的这股火气。总是想要急于求成的,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夜枭的问题。确实李文渊也深知欲速则不达的这个道理的,所以此时在被秋娘说不上是数落的说教了一番之后,头脑也算是暂时的冷静了下来,随后他对着秋娘点了点头说道:

????“那好吧,那就如秋娘你所说的这样办吧,今天晚间你先且带着手下人去摸排一下,争取将张掖郡城中的这处夜枭总部里里外外摸透了。但是切记,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发现事不可为,即刻撤回来便是了。我倒是不怕担那个落得千古骂名的暴君,直接咬牙一刀切掉这块身上的烂肉也可以。我怕的是你太过于勉强自己了,张掖郡的官场秩序我可以不要,圣贤仁君的这个虚无的名头我也可以不要,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唯独不能够不要的就是秋娘你呀。”

????秋娘听了李文渊突如其来的一番肉麻的不行的话语,当即便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见秋娘在低头玩弄了一会儿衣角,随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跟着抬起头来也不去回答李文渊的话,转而是向前深深的迈了一步,几乎是直接贴在了李文渊的面前,随后也不给李文渊反应的时间,踮起脚尖,将自己的朱唇印在了李文渊的双唇之上。

????屋内众人都被秋娘这种大胆而又热烈的方式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韩映雪,要知道韩映雪接受的那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式传统教育啊。男女有别的这个理念在她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虽然说随着李文渊治下百姓的识字率变得越来越高,百姓们的眼界也变得越来越开阔。

????所以一些原本被传统观念束缚住的诸多条条框框,也开始逐渐的被一些开阔的眼界的百姓们主动伸手打的粉碎。但是敢于冲破开旧有的桎梏,独立自主的建立新秩序的人毕竟还是占在少数的,在大多数的中华百姓的从众心理的存在,帮助他们从一次又一次的天灾人祸中一路传承了下来。

????但是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这种从众心理固然能让人在面临危急的情况的时候紧紧的团结在一起,齐心协力的对抗那些原本人力不可能进行干预的各种危机。但是这种从众心理却又让他们变得不敢去有任何的创新之举,稍微有一些思想的人,往往便是会被他们斥责为异类,再严重一些甚至会被他们斥责为没头脑不正常的人。

????李文渊和秋娘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两人在屋中拥吻了许久。在屋子之中的余下人等既没有得到明确的命令离开房间,又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如何去做的那些人在旁观的心跳都有些加速,呼吸都略微有些急促,整个房屋之中的空气都变得灼热的快要燃烧起来的时候,秋娘终于放开了李文渊,随后一个转身从李文渊的怀抱中逃了出来,然后伸出一根玉指轻点在李文渊的鼻尖上,对李文渊一字一句的说道:

????“记住了。不管现在的那个社会上三妻四妾是不是合法的,是不是为人所接受的,但是这些都跟李文渊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已经在你的身上刻下了属于我的专属烙印,所以说从现在开始,你李文渊就只属于我秋娘一个人了。如果让我发现有一天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的话,那可就别怪我当着她的面,把你的那个坏东西整个切下来!”

????李文渊听完之后当时就是愣在了当场,听着秋娘独具特色的告白,李文渊不由得在脸上露出了苦笑。但是在屋中的明眼人,哪怕是未经人事的韩映雪都能够从李文渊脸上的苦笑中看到了隐藏在其中的甜蜜之色。李文渊松了松方才听到秋娘的最后一句话,不由自主的夹紧了的双腿,然后对着秋娘郑重的点头说道:

????“好好好,都依你的,我的小娘。我李文渊在此发誓,今生今世除了你秋娘之外,再不二娶,亦无二婚。如果有半点虚假在这其中的话,就叫我李文渊,在这一世做一个短命之人。在战场上被敌人碎尸万段,死无全尸。而且死后无人收敛,暴尸荒野,直至尸解骨烂。”

????说到这里,李文渊似乎是还要继续的说下去,可是却被秋娘捂住了李文渊的嘴,秋娘有一些不悦的用自己的粉拳轻轻地敲在了李文渊的胸口,随后不顾着一屋子的人,有些埋怨的对着李文渊说道:“你可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战场上啊,怎么着?方才威胁了你几句,你就如此的记仇了?竟然想要在我新婚之后没多久就直接想让我留空房,守活寡不成嘛?如果你真的有闲心在此说这些玩笑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去将这份精力用在思考一下如何才能在这张掖郡城之中斗得过那些夜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