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笔趣阁 > 玄幻www.hg3355.net|官方网站 > 君雨君林 > 《君雨君林》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十四章:心痛
????君雨不知道飞舞会如何选择,但她知道如果是君林,肯定不会按照他说的做。

????君林是不把自己的尊严当回事,在困难的时期就是君林主动舍弃尊严去求人,才换来了坚持下去的资源。但君林他只会对那些好人放下自己的尊严,像是那位男孩提出的要求,君林根本不会理会。

????因为君林知道,这种人言而无信,他们只是故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就算别人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他们也不会履行自己说出的承诺。

????那位男孩也就是这么想的,他就是想要让飞舞丢脸,在在场所有人面前尊严尽失。若是飞舞真的下跪磕头,他事后也不会当做都没发生。自己可是被打了!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反正飞舞无权无势,秘清绝的家族又不如自己的家里。在场所有人就是自己出身最高贵。就算自己言而无信,谁又能奈何得了自己?

????若是飞舞不磕头,那就有意思了。秘清决肯定会因此恨上飞舞,甚至自己还能把飞舞说成导致秘清决家族失去自家帮助的罪魁祸首。到时候秘清绝的家族都会对飞舞怀恨在心。

????啊?打我?飞舞,你这个废物敢打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面对选择,飞舞自然选择息事宁人。下跪磕头而已,如果这样能让秘大小姐的家族不受影响。。。自己心甘情愿。

????飞舞向那位男孩走了一步,秘清决见状当即喊道:“不可以!”

????那位男孩闻言后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但他更加不爽,不爽于秘清决对飞舞的庇护态度。他准备把要求变本加厉地提高,然而他却看见秘清决的眼神突然出现了变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就在这时,那位男孩突然听见教室门口传来一道语气冷漠的声音:“你要谁磕头?”

????一听这声音,那位男孩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他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正气学院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传说他们就是一群残忍冷漠的无情家伙,他们手上沾染了无数外族的鲜血,在无止境的杀戮中心理变得愈发变态。

????虽然是谣传,但久而久之,正气学院的学员们皆对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们抱有一种天然的恐惧感。他们是学院,是导师中的一群异类。他们没有为人师表,不会使人尊敬。他们只会别人变得和自己一样,变成一台变成无情的杀戮机器

????那位男孩自然是怕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的,应该是他最怕的就是这里的导师。但今天他既然敢来这里闹事,自然是有他的底气。

????转身看向走进教室的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那位男孩没有废话,直接点明重点:“导师,我只想说。今天,我爸也来学院了。”

????话音刚落,那位男孩就看见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教室。见到来者,见到来者突然发怒的表情,那位男孩的气势荡然无存,苦兮兮地喊了声:“爸。。。”

????怒视着那位男孩,男孩的父亲毫不留情地喝道:“向这里的同学道歉!”

????“爸,我。。。”

????“道歉!”

????“。。。我不!我凭什么要向他们道歉?”

????男孩的父亲闻言后闻言后当即冲了上去就欲扇那位男孩一巴掌,但结果却被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拦下了。

????见到这一幕,那位男孩心中一喜。他以为这是导师给自己父亲,或者说是给自己家族面子。想要和平解决。

????但男孩的父亲此刻却是心中一凉,导师拦住了自己,不让自己解决。这就意味着导师准备自己解决这件事。导师要亲手处理,那自己的儿子。。。

????拦住了男孩的父亲,导师指向了飞舞面前的地面,用冷漠的声音对那位男孩说了三字:“去跪着。”

????那位男孩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当即囔囔道:“凭什么啊?爸!你看他。。。”

????男孩的父亲只是高声重复了遍导师的话:“去跪着!”

????如果这里只有他们三人,那位男孩就跪了。可是这里还有别人在,而且还是要他跪在飞舞面前,他肯定说什么也不会妥协。

????并且那位男孩还一脸挑衅地看着导师,他不信这个诛杀外族路线的导师敢对自己动手。他要是敢对自己动手,学院饶不了他!

????迎着那位男孩的挑衅目光,导师没有对他生气,只是看向了男孩的父亲,说道:“我大人一个不欺负小孩,大人间的事情大人间解决。你儿子要是不跪,我去你家里坐坐。”

????听得此言,那位男孩不由笑出了声:“嘁!哈!。。。”

????但还未笑出第二声,他就被他的父亲一巴掌拍绯到了飞舞身前。

????捂着肿起来的左脸转头怒视向自己的父亲,那位男孩连“爸”也不叫了,愤怒吼道:“你干什么?!”

????男孩的父亲同样愤怒地回吼道:“你要死自己去死!别拖累家族一起给你陪葬!”

????“你,你说什么?”那位男孩闻言后第一次慌了神,这个导师有这么大的力量?连自己的家族都怕他?而且自己的父亲此刻已经表了态,他要保家族,而不是保自己!

????这一刻,那位男孩没敢对从未伤过自己的导师发怒,而是把怒火倾泻到了他的父亲身上:“家族家族!你一直都是为了家族!你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就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男孩的父亲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他愣愣地看着那位男孩,沉默了两秒后,用较为平静的语气开口道:“你说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是一个失败的儿子?我给你别人都享受不到的荣华富贵,你呢?你给了我什么?你除了给我惹麻烦还给了我什么?这些年我给你擦的屁股还少吗?”

????顿了一下之后,男孩的父亲转过身子,最后说了句:“你是我的儿子,但我希望你能搞明白一点:你并不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听到这一句,那位男孩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他向他的父亲冲了过去。他不想被抛弃,不能被抛弃!他要回去,要回去。。。杀了自己那个不到三岁的亲生弟弟。

????“不!父亲!父亲大人!我错了!”然而。。。他想要喊出声,结果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行动,却无法动弹半步。只能看着自己的父亲走出教室,彻底消失于自己的视野。

????这一刻,那位男孩感到了一道近乎实质的冰冷目光。令他在充满阳光的教室内感到通体生寒,寒冷彻骨。

????下一秒,导师的声音悄然响起;“你爸不帮你,只好由你来还债了。”

????那位男孩哆嗦着回道:“我。。。我。。。导师,我也是正气学院的学员啊!您就放过我吧,求您了!您要是不满意您就去我家坐坐,消消气。”

????导师眼神玩味地看着他,说道:“哦?你这是要你全家为你抵债啊。”

????那位男孩秒答:“让他们抵!”

????男孩话音刚落,男孩的父亲就怒气冲冲地重新回到了教室。男孩的父亲虽然心痛,但身为父亲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儿子。于是他就在教室外守着,准备第一时间带儿子去疗伤,也算是对导师最大的警告,让导师别对自己的儿子太过分。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守候,换来的又是一次心痛。

????圣临纪5000年10月14日